29 一月

观点:被“围剿”的美股散户宛如被封号的川普…(网络文章)

阅读量:36  

什么言论自由与财产自由,在只知逐利的资本眼里都是Nothing。

1

  1835年1月30日,美国第7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去参加了一位国会议员的葬礼。

  当时的美国总统没有配任何警卫人员,甚至没有任何防刺杀的安保措施,美国的立国先贤们有点天真,他们想象不到有谁会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刺杀由多数人民选出的总统。

  但暴行就这样发生了。

  葬礼现场上一个来自英国的油漆匠昂首阔步走到总统面前只有不到三步远的地方。

  他突然从容的拿出一把手枪,并扣动了扳机。

  但,幸运的是,子弹炸膛了,没能射出。

  当时的手枪还是十分简陋的单发式。

  于是这位“油漆匠”,又非常从容的从口袋里拿出了第二把手枪。

  再次开枪,结果又是哑弹,依然没能射出。

  正当所有人都在震惊与期待中等着凶手拿出第三把枪时,军人出身杰克逊总统已经反应了过来,勇悍异常的“老胡杨木”杰克逊挥舞着自己的手杖,冲上去和凶手扭打在一起。

  直到此时,周围的人才冲上去,帮总统一起“制服”了凶手。

  在接下来的审讯当中,这名给自己的刺杀计划精心准备了至少三把手枪的凶手,被认定为有“精神病”于是逃脱了法律的严惩。

  自此以后每当刺杀总统失败,刺客罹患“精神病”成为了美国的一项惯例,比如百余年后里根遇刺,也是这个似曾相识的剧情。

  天知道美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疯子。

  也只有天知道,为什么只有美国疯子们排着队去刺杀自己的总统。

  但人们知道的是,安德鲁杰克逊,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正式的代表美国民众向企图控制这个国家的金融资本家们宣战的人。他将自己的敌人蔑称为“东部贵族”,试图建立独立的美国财政体系,彻底摆脱这些人对国家和人民的经济控制,而他死后墓志铭上只有一句话:“我干掉了银行。”

  最近这一个月里,我闲来无事就会拿出安德鲁·杰克逊的生平看上一段。然后说服自己:

  美国的那帮资本巨鳄们,不是从今年起突然变得不讲武德的。其实他们祖上一直就很不要脸,为了获益不惜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与道德。

  只不过,过去美国的法律可以给这些人足够的操弄空间,但如今这世道变化太快,他们已经不顾吃相了。

2
  是的,2021年,也许注定将是人类见证奇迹的年份。你看,这还不到一个月,我们就看到美国在啪啪的打自己立国理念的脸:

  月初,推特、脸书等硅谷巨头,用封禁他们在任总统账号的方式,宣告了美式“言论自由”的沦落。

  而到了月末,华尔街券商们,又用“暂停”散户股票交易权的方式,宣告了美式“财产自由”也行将就木。

  我们先来说说后面这事儿究竟是怎样的:

  众所周知,美国2011年曾经闹出过一次“占领华尔街”的运动。这场运动的起因,是在2008年的时候,美国华尔街的一些机构联手做空房利美和房地美,以引爆次贷危机为代价,再次大发了一笔国难财。

  此次事件之后,美国老百姓的意见变得非常大:他娘的,钱都被你们这帮华尔街之狼赚走了,给我们除了失业和经济危机啥也没留下。

  于是美国老百姓上街抗议,说“我们才是99%。”

  当然,这事儿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时任总统的奥巴马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什么“这反应了美国民众对金融资本的不满”之类的。

  但真正实用的措施,奥巴马一样都没搞——事实上,奥巴马的整个第二任期,除了那个医改法案,主要就是在搞“男女同厕”这类讨好特殊群体的劳什子。

  华尔街资本是民主党的亲密战友,奥巴马作为一届政客,是打死不敢对这帮金主爸爸开刀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2016年的大选,民主党之所以遭遇惨败,而川普能够胜利,跟奥巴马对华尔街的不作为是关系甚深的。

  但四年以后,号称要“把权利还给人民”的川普也被干掉了。于是,就像拥枪的红脖子想冲进国会去自己讨说法一样。玩股票的美国散户们,也开始了一场自力更生的“维权运动”。

  游戏驿站(GameStop)是一家美国电子游戏零售商,是美国很多人的青春记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这家公司业务并不好,2019年亏损了近8亿美元。不久前,这家公司管理层试图改变传统销售模式,拥抱互联网。于是股价逐渐上升,到去年最后一天,该公司股价是18.84美元。

  但问题是,这家公司值这个价格吗?华尔街觉得它不值。

  不值,就有做空谋取暴利的空间,华尔街一贯就是这么玩的,于是各大做空机构纷纷押注“游戏驿站”股价会暴跌。于是该股票被抛售的比率,一度达到了匪夷所思的140%。

  华尔街的金融资本们犹如秃鹫,要咬死这家他们看来奄奄一息的企业,并在它的尸体上狂欢。这是他们的惯常操作。

  但这一次,就像2016年的希拉里忽视了互联网上对她不满的情绪一样,华尔街的金融资本也忽略了一件事:在美国互联网上聚集起来的美国散户们的情绪。

3
  今年年初,在Reddit平台的“华尔街赌场”论坛里,年轻散户们开始讨论机构的这次“阳谋”,最开始只是有人哀叹自己的“童年回忆”即将沦为机构又一个祭品。说着说着,突然有人突发奇想,说我们要要不然买这家公司的股票,跟做空机构“扛”一下吧。

  这种念头对个人来讲本来是“螳臂当车”,但在社交媒体的互动作用下,散户们发现有此想法的同道中人不在少数,当亿万个“螳臂”挡在一起,那“车”未必停不下来。

  于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散户起义”就开始了。

  在众人合力之下,游戏驿站股价近期不断暴涨。

  1月13日,暴涨57.39%;1月14日,暴涨27.10%;1月22日,暴涨51.08%;1月25日,暴涨18.12%;1月26日,暴涨92.71%;1月27日,暴涨134.84%……

  据统计,华尔街的做空机构们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已经在这场角力中赔了910亿美元。美国的这批年轻散户们,在这场博弈中办到了一件他们的父辈当年上街示威时想干而干不成的事情:报复华尔街。

  而犹如戳穿了皇帝新装的孩子,这些起义的散户在认识到自己力量的强大之后,近期已经开始尝试狙击其他的被机构做空的股票。

  这样下去,美国的既有金融秩序会被这批小散户们搅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华尔街金融大鳄们的盛宴,也许将不仅仅被打断一下而已,而是永久结束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就像他们的前辈们拼了老命也要干掉杰克逊总统,大鳄们要不惜一切手段的干掉这些散户。

  美国当地时间1月28日一早,当美股散户们打开手机时,他们会发现最常用的那款Robinhood(罗宾侠)股票交易APP好像出问题了,“游戏驿站”股票被禁止买入,只能卖出。

  不仅仅是罗宾侠,包括嘉信理财、德美利证等大型券商公司,都以为了“降低公司和客户的风险”为由,禁止投资者对GameStop、AMC娱乐等飙升股票做融资交易。

  非但如此,券商们还“好心”的追到了股民们用于沟通、抱团的社交平台Discord上。封禁了散户们用于统一行动的聊天室,Discord官方表示,封禁的理由是,里面的人“发表仇恨言论、美化暴力,和传播虚假信息”。

  看到这个表述时,我都笑喷了,因为这跟前些天推特宣布永久封禁川普所用的理由几乎如出一辙。

4
  是的,如果对比此次美国散户被围剿和川普下台之前的推特被封,你会发现两者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1、两场行动的原动力,都是利用了美国“99%的人民”对极少数资本家的愤怒和建制派政客的失望。

  川普曾经许诺,他要把政治权利还给美国人民,恢复美国建国时的“政治初衷”。而美股小散们则是通过自身行动,试图重新夺回股市,恢复股票交易的“初衷”。

  2、两场行动的组织成型都高度依赖互联网络。

  2012年,川普刚刚宣布他要竞选美国总统时,连他的支持者可能都会觉得这是个笑话,但由于互联网上民众广泛互动的存在,川普的支持者们发现持有与自己类似政治观点的人绝非少数,他们彼此抱团、互相鼓劲,最终完成了一次看似不可能的“选举革命”。这个故事,又在2020年在一个金融APP上重演了一遍,造成了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股市革命”。

  3、面对民众的行动,建制派首先选择的都是动用媒体进行污蔑,但最终都失败了。

  川普遭遇的美国媒体集体围剿无需赘言。而这次美国投资散户们的被围剿也是类似的,以彭博社、CNBC为首的美国主流媒体几乎众口一词的声称他们的举动是“疯狂”“不理智”,“为了虚无的东西,试图让机构投资者破产”。

  但散户没有人听他们的。

  4、当媒体的攻击和抹黑无效之后,幕后资本大佬给出的解决方案,都是公然挑战美国宪法,图穷见匕的“网络谋杀”。

  川普的推特因为“表仇恨言论、美化暴力,和传播虚假信息”为理由被封了,这还好理解。但一群炒股票的散户,也被安上同样的罪名,在互联网上被整齐划一的禁声,这个意思就很明显了——有的人就是不高兴你动了他的奶酪。不管找什么理由封你没商量。

  那么这些封禁者是谁呢?

  领导此次“散户革命”的“带头大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日前在做客CNBC时,为了驳斥华尔街对散户在社交媒体上抱团的批评,有一段自白非常的犀利。

  帕里哈皮蒂亚反问:散户为什么不能抱团?基金靠着10亿美元的本金,就能得到券商100亿美元的杠杆,华尔街靠着秘密,靠着相互之间勾肩搭背,就垄断了投资市场。而相比之下,散户们在论坛的讨论非常透明,“这些都是华尔街应该学习的东西!”

  帕里哈皮蒂亚现在已经被美国有些媒体蔑称为“金融川普”。这倒是真的,因为他像川普当年一样,很随便的就戳穿了美国建制派们小心保护的那套“皇帝的新装”。

5
  从杰克逊总统遇刺,到川普被推特禁言,再到美国散户被拔网线,我们看到了什么?

  我们其实在见证一场已经延续了两百年的恶斗。与美国这个国度共生的金融资本为这场博弈的一方,而他们一直试图控制的国家和人民为另一方。

  在过去两百年中,唯一能与金融资本扳一扳手腕的,只有美国总统。所以资本有什么“不讲武德”的招数一般都对着总统使劲,美国总统在这段时间内的遇刺率,超过了诺曼底登陆中士兵的阵亡率。

  经过两百年的博弈,资本几乎成功了,以至于美国民众即便偶然跳出他们的掌控之外,推出一任哪怕号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总统,也会被其围剿、掐灭。

  但让金融资本始料未及的是,信息时代的新逻辑,给了美国民众直接挑战他们的机会。

  在互联网时代,美国民众依靠网络集体抱团,相约“同日举事”成为了可能。

  这时候金融资本发现:它需要干掉的不仅仅是那几个“不听话”的总统了,想要让自己的盛宴不被终结,它必须清除所有“搅局者”——哪怕对方只是一介草民。

  于是,在剥夺总统个人的言论自由之后,它又公然剥夺了美国民众对自身财产的处置权。所用的方式都如出一辙——利用资本对网络媒体的操控。

  所以,从川普的推特被禁,到美股散户的交易账号受限,我将美国这短短一个月内发生的裂变视作这场延续两百年激战的最终白热化——当一个被公推出来,要“把权力还给人民”的总统失败之后。美国民众不得不自己站出来,用财产权而非政治权、有股权而非投票权,去跟资本进行作战。

  但遗憾的是,与他们的总统一样,他们也遭遇了惨败。

  这一次,资本将他们过去施加给那些不听话的总统的恶意,直接施加给了民众,并毫不顾忌这样做将引起怎样的公愤。

  2021年1月,美国遭遇了剧变,站在民众之前的那个人倒下了,蒙在美国社会矛盾上最后那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也被撕碎了。

  资本与民众,1%与99%,终于在最后的协调破灭后剑拔弩张。

  战鼓已经擂响,决斗即将上演。

  等待这个国家,将是什么样的变化呢?

  这场战斗,也许将预兆着……至少整个西方未来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