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六月

加拿大土地的来龙去脉

阅读量:41  

说起野营,今年夏天几乎都订不到营地了。经过疫情的人们,太渴望回到自然。

然而有一种地方,不用订,还不要钱,比省立公园和国家公园更野,随便野营。

这就是Crown land,字面上看着是皇家土地,实际上应该说是政府所属的土地,有联邦政府也有省政府的。

Crown Land

01

假象:到处都是私人领地

我们在大多伦多地区四处转悠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优美的风景,想停下来看看拍拍照片,却发现连停的地方都没有,就别说转转了。

因为,几乎所有的土地都有主,咱好歹也移民这么久了,也懂得不私闯民宅是良民的基本准则。即便看到迷死人的景色,也是一笑而过罢了。

实际上,加拿大的土地只有不到 11% 的土地归私人所有,41% 是属于联邦的皇家土地,48%是属于各省的皇家土地。

政府所属的土地大多是有森林、矿产、能源、水域等,为了创收,政府可以把这些土地租赁给私有企业来开发矿产和能源等,这是政府的重要收入之一。

大多数归联邦政府的土地位于人烟稀少的西北地区、努纳武特和育空地区,由原住民事务部和加拿大北部发展部进行管理。其他各省只有 4% 的土地属于联邦政府,主要以国家公园、印第安保留地或军事基地的形式存在。

相比之下,各省将其大部分土地划为省级公有土地,加拿大 90% 以上北方广阔的森林都是省级公有土地。省属土地占阿尔伯塔省面积的 60%,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土地的94%,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95%,新不伦瑞克省的 48%。就安省来说,政府土地占全省面积的 87%,是经济发展、旅游和休闲的沃土。

02

加拿大式土改

加拿大的分地方法主要受英国和法国的影响,难怪连官方语言都是这两种。

法国实行的是封建制度遗留下来的方式,一般是沿着河流两岸一定距离范围内的土地,划分为一块。比如当年给六族土著的保留区土地,就是沿着Grand River河两岸各6英里的长条蛇形土地。这种方法在加拿大西部比较流行。

相比之下,英国定居点的土地划分采用方块模式,所以经常会看到直直的土地边界,这种情形在美国和加拿大都很常见。

在加拿大法律中,所有土地都受皇室管辖,自从英国根据巴黎条约(1763 年)从法国手中获得加拿大东部的大部分地区以来,情况一直如此。

然而,英国和加拿大当局承认,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的土著的原住民所有权,并没有因欧洲人的到来而消失。

因此,除了魁北克南部的一部分在1763年被皇家公告豁免外,整个加拿大都受原住民所有权的约束。

历史上,土著群体通过谈判签订了条约,他们用土地所有权换取年金和某些法律豁免和特权。政府通过 1871 年至 1921 年的编号条约,以这种方式保护了加拿大西部的大部分地区。

但是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大部分地区,原住民的所有权从未转让给官方。如今,许多原住民群体,无论是从未签署条约的群体,还是对条约执行不满意的群体,都向政府提出了正式的原住民土地要求,尤其是现在又发掘出原住民儿童遗骸,更使这一诉求火上浇油。

03

曾经拥有一个国的HBC

哈德逊湾公司(Hudson’s Bay Company  (HBC)),现在看仅仅是一家看起来没落的百货公司。但早期王室却将加拿大大部分地区的所有权授予它,该公司从 1670 年到 1870 年对鲁珀特领地的所有土地(与哈德逊湾流域相同)拥有法律和经济垄断权。还有后来的哥伦比亚区和西北地区,现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育空地区、西北地区和努纳武特地区)被添加到 HBC 的土地中,使其成为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私人土地所有者之一,试问哪家公司曾经这么牛过?

1868 年,英帝国议会通过了《鲁珀特土地法》(Rupert’s Land Act),将其大部分土地所有权转移给了加拿大政府。

1870年,加拿大获得HBC过户的土地后,根据 1871 年的《自治领地法》(Dominion Lands Act),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将大片土地划给了其横贯加拿大的铁路,一部分土地则保留给各地教育局出售以资助教育,其余的则分配给定居者用于农业生产。

《自治领地法》早期授予的土地包括对地下资源的权利,包括所有矿物、石油或天然气。后来大约在 1900 年之后,就不再包括地下部分的权利。

因此,在石油业发达的艾伯塔省,81% 的地下矿产权归省政府所有。其余 19% 由联邦官方、个人或公司所有。

如同我们以前文章所讲过的土地分配,如当时的上加拿大地区,几乎所有的拓荒者都获得200英亩的土地。这种廉价的土地分配制度的结果,使加拿大当时大多数人口都拥有土地,有人是拥有大量的土地。

这与以往世界和拉丁美洲国家典型的少数大地主庄园和大量佃农不同,也不同于共产主义国家典型的公有制,或者欧洲地区的小农户等。

而到了上个世纪,加拿大的趋势是拥有土地的人比例越来越小,因为更多的城市化已经把人们变成了租房者。

加拿大仍然是世界上房屋拥有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比如2008 年,加拿大 1240 万户家庭中,超过 850 万户拥有自己的房屋,超过三分之二(68.4%),是 1971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土地所有权了。 

04

“都玩这么久了,该还给我们了吧?”


时至今日,最热点的话题莫过是发现土著儿童遗骸的事件了。并因此而再次引发土著社区要求归还土地(Land Back)的诉求,这个诉求并不新鲜,只不过他们目前的砝码又加重了许多。

纵观加拿大的历史,原住民被迫离开他们自由驰骋数千年的土地,集中居住在不断减少的“土著保留地”。加拿大最著名的贾斯珀和班夫等国家公园,也都是在驱逐了原住民之后建立的。

正如 Jasper国家公园网站所写的,在1907年创建公园时,“土著被认为与自然格格不入,因此不能在公园内居住、狩猎或农耕。”

距离我们最近的Land Back事件,就在安省哈密尔顿市西南的Caledonia,被称为“Land Back 1492”运动。是由加拿大最大的土著保护区六族区所发起,为了抵制在该地段上一个名为McKenzie Meadows地产开发项目,自2020年7月开始在那里搭建临时性建筑,并有土著志愿者武装占领该地,一直到现在。

六族土著占领者首领

这块开发地算是黄了

占地 25 英亩的 McKenzie Meadows 开发项目,计划在小镇Caledonia的郊外建成一个拥有 218 栋住宅的社区。

发展商Foxgate Developments 于 2015 年以 400 万加元的价格从一家当地房地产开发商手中收购了这块土地。2020 年 5 月,他们从TD银行获得了 2000 万加元的贷款准备启动建设。

但该地区归属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争议,其位置正好处于小镇Caledonia和六族土著保留区之间,这一争端已经延续上百年。

从 1982 年开始,六族区议会向政府提交了 29 项收回土地的要求,但只有一项得到解决。2006 年,附近的一块地被六族土著保留区成员收回,并更名为 Kanonhstaton。

2020 年 7 月 19 日,六名六族区成员和支持者武装占领了该建筑工地,并将其命名为 1492 Land Back Lane。

六族土著反抗者

几周后,安省省警OPP出动突袭了营地,过程中使用了电击枪和橡皮子弹,并逮捕了占领者。

然而,土著方出动约50人予以反击,击退了警察并重新占领该工地,还点燃轮胎,在道路和火车轨道上设置路障。

土著设置的路障

八月底,经谈判土著方拆除了路障,事件进入法律程序。

十月,法官宣布将两项禁令永久化,命令土著方撤离营地并禁止设置路障。随即,土著与警察的冲突再次爆发,警方再次使用电击枪和橡皮子弹弹压。

土著方则以点火、挖掘一系列壕沟、在主干道上设置压扁的校车作为路障,在工地周围建立了一个防御圈。

校车路障

对峙一直持续到2021年2月份,路障再次被拆除,但营地仍然存在。

警方和占领者对峙中

警方对37岁的组织者Skyler Williams提出指控并通缉。他于今年5月19日自首,理由是要回家照顾孩子。

省警为此行动在当地图书馆设置了一个指挥所,那里经常停放着十几辆警车,旁边还有一辆装甲警车。同样,警车在晚上占满了汉密尔顿酒店的停车场,因为他们住在那里。

警察每天 24 小时定期在每个检查站驻扎大约六辆警车。除此之外,还有军装巡逻警员、便衣联络员、情报专家和无人机操作员等。短短半年内花费了 1,630 万加元。

目前,全国的土著已经唤起,他们拒绝庆祝加拿大国庆,要求归还曾经的土地,你说咱还买地吗?

-THE END-

58HOME.CA

原创不易

分享一篇独特的原创

您的朋友会心生敬意

点击 阅读原文 了解更多 58HOME.CA